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海神和美杜莎的比拼
海神和美杜莎的比拼

海神和美杜莎的比拼



  炎炎烈日下,一望无际的沙漠里一团蓝色的气息飘荡在其中,而位于这蓝色雾气里的正是前来挑战美杜莎的加玛帝国的淫皇海波东,就在他即将登上附近最高沙丘的时候,从沙丘对面传来了一阵风声。

  而他根据那风力夹杂的淫气强弱隐约猜到了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蛇人族的族长,美杜莎。

  “是皇宫里的那个老家伙让你来的”随着风声的平息,一个极具魅惑的声音从沙丘顶的一个黑色身影里传出。

  “不是,我是自愿来向你讨教的”海波东用手挡在额前,望着离自己还有十几步,背对刺眼阳光的身影说到。

  “又一个不知死活的,不过你的冰系淫气对我这来说可是非常宝贵的东西,我不会吸干你的”依然是冰冷而魅惑的声音,不过随着美杜莎离开沙丘顶向海波东走来,海波东也看清了她的倾世容颜,自己若不是早已开启了淫气护身,说不定就直接被她魅惑住然后吸干了。

  “不错,不过很快你就会臣服的”说完,海波东就发现美杜莎消失了,不过身为淫皇和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绝对不是消失,只是快速移动到自己的视野之外,而且隐藏了自己的气息,根据他得到的可靠情报,美杜莎还没到可以操控空间之力的淫宗。

  “别那么紧张吗”海波东觉得自己的脖子被人轻轻的环住,背后被两团软肉顶住,那声音也是麻酥入骨。美杜莎看到这个中年人一点都不愿意与自己说话,就准备直接去亲吻他的脸颊。

  海波东也没因为她的麻酥声音放松,见她准备亲吻自己的脸颊,不敢再让她继续,自己若是一个不注意被她迷惑住心神,很有可能就会被她一再得逞,最后只能成为任她摆布的玩具。

  自己若是想赢她,只能与她隔开距离,远距离用自己的寒冰淫气让她舒服,自慰高潮,真的用自己的肉棒与她对战,自己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干到她高潮,相反倒是容易被她一点点吸出精液,直到成为她的又一个穴下败将。

  海波东只是用手轻轻的挡住了她即将亲到自己脸上的红唇,然后瞬间释放出一阵刺骨的寒气,准备冻住这个胸名赫赫的美杜莎女王,然后拉开距离,施展自己最擅长的远程寒气淫技。

  而美杜莎没有注意到他会来这一手,直接全身都被瞬间冻成了冰块,不过依然保持着魅惑的神情,只是哈了口气,那冰块就慢慢融化了,而融化成水的冰也将美杜莎的华贵黑色锦袍全部浸湿了,让她完美的身材一览无余。

  海波东也趁这段时间拉开了与她的距离,身体的淫气不断流到自己的右手处,而手掌上方一个深蓝色的寒冰阳具正在慢慢形成,这是海波东的拿手技能之一,只要能将它塞入女子的阴道,短时间内就会附着于阴道里,除非肉体损坏,不然无法拔出。

  而且这寒冰肉棒还能在融化前不断释放寒气,让女子感受到阵阵的异样冰爽快感,以前就有女子被自己这一招弄到高潮,但海波东知道对于美杜莎只能起到延缓自己被她逼的贴身肉搏的时间。自己则要在这之前尽量让她更舒爽,甚至高潮,否则一旦肉搏,自己毫无胜算。

  “哦,送给我的礼物吗,女王我可是更喜欢你下面那根,”美杜莎依然媚笑着看着他,不过看到那根逐渐成型的寒冰肉棒,心中到是有些期待了,不过也没准备就这么受他一棒,飞速的滑动自己从大腿上半部以下的尾巴向他靠去。

  海波东看到靠近的美杜莎,和自己右手手掌上差一点完成的寒冰肉棒,左手一起,一道巨大的冰镜慢慢凝结在自己与美杜莎身前,美杜莎对着那面凝结而成的寒冰镜面,轻蔑一笑,皮肤慢慢变红,脸上也表情也饥渴了起来,身上的衣服竟被皮肤烧成了灰烬,就这样美杜莎女王露出了自己完美的身材。虽然皮肤如烧红的铁块般,但依然让人有种莫名的冲动和魅惑。

  而美杜莎就这样让自己的身体与那寒冰镜面相撞,不过并没有撞碎那镜面,而是在那镜面上留下了自己的身形,海波东在美杜莎化开自己的冰墙后,也将寒冰阳具凝结成功,在美杜莎穿过墙面后的瞬间,运气将阳具从地下趁美杜莎不注意直接飞快的塞到她的阴道里。

  而那阳具也迅速将美杜莎的整个阴道都冰住,美杜莎早已料到他会将那阳具塞到自己的阴道里,但却没注意是从地下飞来,开始运用淫气准备借助自己的欲火将阳具给融化了,但出乎她意料的是,那阳具竟然没有丝毫融化的迹象,而自己的赤红之身也撑不了多久,便准备自己用手将那阳具拔出。

  而当她把手塞到自己阴道的寒冰阳具上时,发现自己拔出尽然受到了一股阻力,而这阻力也化为自己阴道被拉扯的快感传到自己的脑海,同时那股冰凉也让自己不由的一阵舒爽,美杜莎此时才意识到自己小看了这寒冰阳具。

  而海波东则开始准备第二根了,美杜莎意识到不能再这么放任他施展淫技,努力压住自己的阴道里传来的感觉,身形再次消失,然后出现在海波东身后,准备直接肉搏,海波东自然不会给她机会,在感觉到美杜莎出现在自己身边后,直接将自己冻在了一个水晶柱里。

  而手上的寒冰阳具却没有停下凝结,美杜莎女王则似是熟悉了他的淫技,赤红的身体隔着冰柱试图去抱住海波东。海波东知道这挡不住美杜莎多久,在她即将抱住自己的时候,主动打碎冰柱,淫气化翼,向空中飞去。

  而此时的美杜莎身体也恢复了自然的白皙,面对飞起来的海波东,也似是被挑起了性趣般,不过她倒没有也淫气化翼,而是从身边的沙地中卷起两条沙莽,扑向海波东,海波东也不急不忙的继续向上飞去,不过自己没注意的是从一条沙莽的口中美杜莎女王极速飞向自己。

  虽然海波东没料到美杜莎女王会这么突袭自己,不过还是迅速在身前凝出一面大冰镜,准备趁她打碎冰镜时,继续拉开与她的距离,而美杜莎女王则直接一拳轰碎了那面冰镜,然后通过感知他的淫气移动,迅速拉近了与他的距离。

  海波东知道自己恐怕要与她肉搏了,因为自己的淫技已经用的差不多了,不过自己也没有太担心,毕竟自己已经成功将一只寒冰阳具插到她的阴道里,而她也只能用其他部位来让自己泻身,少一个部位,自己就多一分胜算。

  不过他也没准备现在就投降肉搏,在美杜莎接近他时,还是将那半成型的阳具直接用力拍在了她的胸口,自己也被她一拳砸到地上,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沙坑,索性是沙地,泻去了大部分力道,自己并没有受太重的伤。

  而空中的美杜莎也迅速向着海波东被砸的沙坑飞来,海波东由于自己的右手不再需要凝结寒冰阳具,所以自己的冰系淫技也释放的更顺畅,一连丢出两把冰矛,直插向向自己飞来的美杜莎女王,美杜莎女王也不躲闪,让自己的身体直接与冰矛相撞。

  只见那冰矛在碰到美杜莎女王的皮肤后寸寸崩裂,海波东见势不好,一个起身后掠,躲过了美杜莎女王一拳重重的轰击,那沙坑被这一拳拳风硬生生打出了满坑尘埃。而海波东在见到尘埃起后,老辣的直觉告诉他,因该远离这尘埃,身体也迅速向后飞去。

  不过自己的速度还是慢了美杜莎一截,面对向自己飞来的美杜莎,觉得无望的自己正面与她护换了一拳,自己打在了她的脸上,而美杜莎也一拳砸在自己的腹部,两人都被冲击的向后滑去十几米远。

  海波东知道免不了要和她进行一番肉搏,“打的人家好痛,”美杜莎女王在站起来后,一手抚着自己被海波东一拳打出了一个红印的半个脸颊,娇媚的说到。

  “本来指望在这之前再冰住你的菊门,不过既然如此,那让你试试我独创的格斗技吧”说完只见海波东也是身形一闪,出现在了美杜莎的身前,一拳打在了她的下巴,让她的身体向上飞去,随后,又跳起从她的背后砸在了她的后脑勺处,而美杜莎刚想转身对他挥拳,就觉得自己的手臂一阵疼痛,一转眼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一拳砸在了自己的手臂上,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随后自己的另一只手臂也传来了一阵碎裂的声音,再之后肋骨,脊骨,等全身的所有骨头都传来了碎裂之声,而不能动弹的美杜莎也有些看清了他的身法,每次都是踩在一小块冰块上,借助冰块作为支撑快速转化身形,从而让浮空行动不便的自己完全陷入被动。美杜莎知道自己不能再这么下去,不然自己只是愈合骨头的时间就够他再次把自己打的全身骨折了,她看准了海波东的下一次攻击,直接一甩自己蛇尾,与他的拳头相撞,自己则借助这股冲力,离开了他的浮冰区,迅速淫气化翼,飞速逃了起来,因为自己全身骨头几乎都被他打断了,虽然这对于淫皇巅峰的自己来说没什么,平时在族中和侍女们也这么玩过,但是现在这个人明显的不会像自己侍女那样让自己有回复的时间。所以美杜莎只能依赖比他飞的快些,来给自己愈合争取些时间,虽然这不是美杜莎最危险的一次,但确是美杜莎觉得最羞耻的一次,自己全身赤裸被一个淫皇五段的人追着跑,若是让别人看见自己的狼狈,自己还怎么让别人喊自己:女王大人。

  不过很快的随着身体的愈合,美杜莎也不再逃跑,这次她直接调动了一大团红色的护身淫气,上次是以为他只是困兽之斗,所以并没有认真陪他玩,这次要让他知道美杜莎女王可不是浪得虚名。

  这次美杜莎女王依靠速度的优势直接趁海波东追击时的不注意,一拳将他再次砸落,不过这次没等海波东落地,就又快速飞到他的身后,准备用自己速度表演一次他刚才的拳术。但海波东直接用浮冰,强行让自己身体一侧,躲过了美杜莎女王对自己后背的一拳,然后几块浮冰轻松落地,美杜莎看到他没有丝毫神色的脸,心里的石头落地了,差点又出丑了,不过经过这么多次的较量,她也对这个眼前人有了些了解,对面一直不和自己正面碰撞,显然是觉得敌不过,自己想赢只能从他不擅长的下手。

  这次她主动依靠速度优势将他打到地上后,迅速压到他身上,而海波东也知道自己的弱点被她看穿了,只能寄希望于自己能配合插到她阴道的寒冰阳具让这个美杜莎女王先泻身,美杜莎见海波东不再反抗,才安心下来,看来两人最后的战斗就要打响了。

  美杜莎女王慢慢用自己菊花口阴道口磨蹭着海波东的衣服,隔着衣服自己的肉棒被美杜莎蜜穴的骚弄的酥痒感觉让海波东不自觉的挺立起肉棒,自己一只手轻轻的在他的身上滑了一遍,那衣服便裂了开来,“撕坏你一身衣服不介意吧”美杜莎女王媚笑着对身下的海波东娇媚的说到。

  “介意,我可没法也撕裂你一身衣服”海波东倒是很识趣,看着全身赤裸的美杜莎,知道自己逃不了了,只能依靠那根还在她阴道里的寒冰阳具配合自己的独特淫气让她先高潮了。

  “你可以撕裂本王的皮肤吗,本王一直期待着这种玩法,”美杜莎女王也是毫不遮掩的说出了自己的欲求,“我的冰矛连你的皮肤都扎不破,不可能了”

  “哦,这样吗,太可惜了,”美杜莎女王遗憾的说到,“不过你是这几年唯一让本女王兴奋起来的人,所以本女王不会吸干你的,你以后就留在本女王身边如何”美杜莎已经将他的肉棒塞入自己的菊门,并且利用蠕动的肠道不断夹击着他的阳具。

  “……容我想想”海波东倒不是真的想,不过似乎对于自己目前的情况来说,这可能是自己战败后最好的结果,然而在自己还没完成最后的反击前,提前投降自己绝对会后悔的。

  在这期间,海波东开始调动起那根早已待在美杜莎阴道里的寒冰阳具,配合自己的阳具,开始前后抽插起美杜莎的阴道和菊花,而且自己的阳具上也被自己用淫技布满了寒冰,一来可以让龟头少受美杜莎肠道的挑弄。

  二来可以配合那根阴道里的阳具,给美杜莎来个冰冻下身,而美杜莎也渐渐感觉到下体的阵阵寒意,仿若下身现在就在冰天雪地一般,而随着这种感觉的持续,美杜莎渐渐适应了这种寒冷,但自己阴道里的寒冰阳具的不断缩小,也让原本充实的阴道有了种空落落的感觉。

  而海波东趁着美杜莎的这一段时间,翻身将她压在灼热的沙地上,自己的阳具也从菊门拔出,迅速捅进她的阴道里,而阳具也不再寒冷,而是改为正常的温热。同时他的手也压在了美杜莎的巨乳上,不断的揉搓起来,顺手也将那不完全的寒冰阳具引爆,让美杜莎觉得自己的乳房瞬间如在冬天一般。

  就这样阴道的经历过严寒的温暖,和乳房的瞬间寒冷,让美杜莎瞬间觉得要高潮了,但自己的菊花的空虚还是让自己离高潮还差一点,而随着下体的慢慢恢复正常体温,自己的高潮也渐渐回落,海波东看到美杜莎的脸慢慢恢复正常的白皙,知道自己的最后反击失败了,不过身为淫皇的他也没有太多沮丧,只是继续干着身下的美杜莎,语气和缓的说到“只是留在你身边吗?”

  美杜莎从高潮的边缘回来,看着这个脸色平静的加玛帝国的冰皇,“你脚踩浮冰那招还是很不错的,若不是担心就此被你控制,我很想让你玩个够,不如你随我回去,我用丹药限制你的实力,到时候你想怎么玩弄我都可以,等我突破到淫宗再恢复你的实力,让你恢复自由。现在我还不放心你不会为了外界的看法,而让我们蛇人部落不遭受帝国的屠杀”

  美杜莎似乎很少对一个外人说蛇人部落的命运,也许是刚刚自己高潮的余韵,也可能是真的觉得海波东不一样。

  海波东也从没想过这个帝国最胸的女人也会有自己温柔的一面,虽然自己难逃被她控制的命运,自己也有了心里准备,那是自己冒险来这应该承受的。

  “好了,你终归要为你挑战美杜莎女王付出代价的”美杜莎有转为自己女王的口吻说到。

  这次美杜莎翻身把他压在身底,用自己的阴道包裹住他的肉棒,巨大的乳房随着她不断的上下套弄而晃动起来……“嘿嘿,就这么抱着你去我皇宫好了,我的战利品”美杜莎笑着抱着海波东飞向了自己皇宫。

  而那之后海波东被美杜莎当做了自己的男友,除了必要的出席公共场合,自己几乎日夜都在与他做爱,自己也一直都在床上处理部落事物,海波东本以为自己会被这个女王限制淫气,但是一直都没有,反而可以日夜不断的玩弄这个绝色美人,就是蛇人族的尾巴有时候有些碍事,还有自己只能玩弄她,不能出蛇人部落的范围,就这样两人生活了十几年。

  “你不是要限制我的淫气吗”海波东问到,“嗯,族中长老观察了你几个月后,觉得对你没必要,因为你挑战的只是美杜莎女王,不是蛇人部落,只要你不和外面人一样想就行,对了,你也不许出这沙漠,也许你出去了,我们就又是敌人了”

  也许是一语成谶,也许是海波东厌倦了。十几年后,海波东选择主动服下限制自己淫气的药,离开了沙漠,而美杜莎在他离开后情绪变的忽冷忽热,最后又慢慢回到了那个冷艳的美杜莎女王。

  字数:11244

  【完结】